Posted by: smallonely | May 1, 2009

[book] 裸:脫衣舞孃眼中的金錢、性與權力


裸:脫衣舞孃眼中的金錢、性與權力
Bare:On Women, Dancing,Sex,and Power

張愛玲曾經說過,
「以美好的身體取悅於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職業,也是極普遍的婦女職業,為了
謀生而結婚的女人全可以歸在這一項下。這也無庸諱言--有美的身體,以身體
取悅人;有美的思想,以思想取悅人,其實也沒有多大分別。」

裸,這本書很棒,
不是教妳怎麼以美好的身體取悅於人,
也不是告訴你不需要用美好的身體就可以取悅人

而是一本很有趣的女性主義書…
作者 Elisabeth Eaves ,一個路透社的女記者,
以一種自我剖析的方式,回憶她當脫衣舞孃的那些故事和心情。

在世俗的眼光中,可能覺得當脫衣舞孃是為了家中經濟狀況,或者根本就是拜金月光族
但是書裡頭完全沒有提到這兩種角色的舞孃。
有些舞孃一頭栽進這種角色,並且還樂在其中。
有些舞孃只是為了要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質,但是他們絕非崇尚名牌的拜金女。

看這本書,一定要看到最後幾個章節。
書裡頭寫著,每個脫衣舞孃都會給自己一些限制,
也許是他們心中道德的尺。

有些舞孃堅持不單獨跟客人相處,
有些舞孃堅持不拍色情圖片,
有些舞孃堅持要隔著衣服接觸客人的器官,
有些舞孃堅持不被包養…

一開始進入這個行業的時候,
心裡可能都有把道德的尺存在。

「至少我賣藝不賣身」我想就是這個意思吧。

但是當各種情況發生的時候,
比如說家中經濟變拮据,
比如說這陣子已經沒有以前賺得多了
或者單純的因為客人給的誘惑實在太多了…

有些人心中道德的尺一直不動搖的存在。
有些人其實不斷動搖著。
有些人卻不斷的退讓,一次退讓一小步…

其實最近身邊發生了一些事情,
以世俗的眼光來說,主角們或多或少都有著道德上的瑕疵。

但是每個人道德的尺擺放的位置不同,
所以總會有個人,相對的把尺擺在比較低的位置,
會容易被批判。

但是,有把道德的尺,總歸是好的。

也希望,大家道德的標準,有一天可以 sync.


Responses

  1. 這世界不正是大家看事情的角度與標準都不一樣,所以才有意思嗎?

  2. 道德Sync之感觸:

    心中的那把尺
    不管是道德要求 個人評價 或工作要求等等
    一體卻有著兩種面像
    一面評判著他人
    一面反省著自我
    若是這把尺 轉了半圈
    不知道 映在尺面照上出來的
    會是什麼樣的自己

    別人對自己的期待
    自己對自己的要求
    或反之
    要是能夠Sync
    該有多好 😐

  3. 其實我比較好奇為何有些人會認為女性結婚就結束了(男的女的都有人這麼想)。
    明明只是一個家庭的新建立,另一段人生旅程的新開始。
    張愛玲所說的話或許自那個年代是對的,但現代呢?
    物化是悲哀,更悲哀的是有些女性把自己物化了!
    我覺得不變的尺是不可能的,光每個人從小到大看事物的眼光及思想的成熟度就不一樣了,這其間還不包括有人墮落有人上升。
    看待脫衣女郎就跟看待妓女一樣,有人覺得妨害風化,有人覺得不過是人的天性。
    我覺得比較好玩的是,通常男女雙方都無法接受另一半是在”做”的(雖然也有人不介意啦),明明自己從事的正是這種行業……
    我覺得這就像人家講的,這世界上存在的兩種以上的正義,每個人都是在捍衛自己陣營的正義,反過來講,也就沒有絕對的對跟絕對的錯。
    當然啦,有時就得學著看開點,要不然就很容易困住了。

  4. 呵, 其實張愛玲有很多對女人有趣的描述。她說,「正經女人雖然痛恨蕩婦,其實有機會扮個妖婦的角色的話,沒有一個不躍躍欲試的。」

    每當看到她的話, 便想起胡蘭成, 想起色戒,
    我老闆 liny老師在 blog 寫過一篇關於張愛玲與色戒的文章, 可惜已被刪除.

  5. 那我這麼講好了。
    每個男人都喜歡自己的女人在床上是蕩婦,可是出門卻只能是貴婦,而當自己的寶貝女兒在自己面扮演妖婦時,卻又覺得非常可愛@@
    好吧!人是矛盾的,相信我T_T

  6. 其實我對張愛玲印象最深的是她在讀書時寫的文章,她在最可怕的事這個題目下寫一個天才的女人結婚了。(有點忘記,但大意如此)

  7. 之前有一本巴西應召女郎寫的一本書(原本為部落格的日記後來出成書)暴紅後,引發了一些跟風的情色行業從事者將個人經歷出書。
    那本巴西妓女寫的書描敘了不少東西,不知道這本書的內容如何。

  8. 這本書我之前在書店翻時,印象較深的是作者有個工作場合認識的好友,而這位好友很有使命感,她要號召大家向世人證明脫衣舞很健康!(我也覺得很健康,不過絕對有人不那麼想,人又不是同一個模子打出來的)
    還看過一位女博士(忘記她是教授還是博士生,好像是教授的樣子),晚上也是跑去兼差。然後她就從人類學的角度來剖析@@(哇咧!該說她夠專業嗎?)
    想想外國果然夠開放,不過,她們純粹認為這是工作(這是當兵時從其他兵口中親耳聽到證實的)
    我覺得小龍可以寫一些張愛玲的東西,應該會滿有意思的。
    題外話,看到「尺」的部分,就想起很多都是這樣撩落去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