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smallonely | January 7, 2005

我想要的不是男朋友,而是能夠守護我的騎士

[我想要的不是男朋友,而是能夠守護我的騎士
可是我很清楚,現實中絕對沒有這種男人。]

這是 [NANA 世界上另一個我] 中的一段對話。
(NANA 是一個很棒的故事,小龍很喜歡,也覺得是很有深度的漫畫 ^^ )

之前好友D跟我討論騎士精神,一直沒有空回應,
但其中有很多很多都是我一直在思考的…

我想把我們之前在討論的,和我現在所想的,試著寫下來。

騎士和女主人的故事,並不是那麼浪漫的事情。

在中世紀的封建時代,婚姻並不是自主的,女人並沒有權利決定自己要嫁給誰。
所以美麗的公主理所當然的嫁給有權力有勢力的堡主,沒有第二句話。
那時候的婚姻並沒有喜不喜歡愛不愛可言,只是一種決定。無法更改的決定。

騎士在當時有很高的聲望和影響力,
駿馬、寶劍、盔甲,正義的力量,瀟灑的風姿,穩健的步履。
他們文雅知禮,對主人忠實,還要誓死保護女主人。
為「心愛的貴婦人」冒險犯難、求取功名,是身為騎士最大的幸福。
所以女主人要愛上騎士,或騎士愛上女主人,
雖在身不由己的情況下還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好了,雖然我愛你,但是兩個人的關係,
僅止於柏拉圖式的戀愛,僅限於親吻手寫寫信送送禮物而已。
在堡主還沒死的情況下,當時封閉的社會裡,女主人和騎士要私奔是非常困難的
很可能要負著社會的評論,很可能身敗名裂,甚至被追殺至死…

騎士和女主人最後是可能結婚的,當然也有這樣的例子。

我一直覺得騎士是過度理想化的一個職業,就和日本的武士一樣
挑戰、創傷、和海市蜃樓的愛情。

說到騎士的冒險故事,就要提到亞瑟王和他的圓桌武士。
電影圓桌武士中李查吉爾演的超帥有夠帥世紀帥的蘭斯洛特就是其中最有名的一個,
他與皇后關妮維間的愛情,就是一個例子。

在蘭斯洛特進入圓桌武士之前,騎士加文是圓桌武士中名列第一的勇者。
關於加文有一個很有名的故事,也許你也聽過這個傳說,感覺跟 Shrek 有點像 ^^

–我是分隔線很久沒有出現了網路上找到一篇可愛的文章就貼過來會不會很廢話分隔線–

年輕的亞瑟王在與鄰國作戰之中被俘,鄰國的君王可以立刻殺掉亞瑟王,但他選
擇讓亞瑟王解開一個謎題,如果可以解開的話就讓他不死。

國王給了亞瑟王一年的時間來解開這個謎題。

這個謎題是:「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這個問題就連最有智慧的人都難以回答,但是年輕的亞瑟王已經答應了,就得本
著騎士精神信守諾言。於是他回到自己的城中,問過了所有的人,從公主到妓女
、從僧侶到智者、從木匠到農夫。所有人他都問過了,但是沒有一個人可以給他
滿意的答案!

許多人都勸亞瑟王去找一名老巫婆,她一定知道答案,但是她會要求很高的代價

由於不知道會付出什麼代價,亞瑟王遲遲不去找這個老巫婆,直到一年期限的最
後一天到了,沒有選擇的亞瑟王只好硬著頭皮去找她了。

女巫同意幫亞瑟王,條件是要亞瑟王手下最高貴、最受人尊敬的加文爵士娶她為
妻。加文是亞瑟王最好的朋友。

亞瑟王楞住了,這個女巫既面貌猙獰、駝背、牙齒稀落、還渾身發出難聞的氣味
、有著奇怪的聲音,因此他拒絕犧牲自己最好的朋友,決心赴死。

加文得知了這件事。誓言對自己君王忠心的他立刻去見亞瑟王,表示自己既然連
生命都可以隨時為亞瑟王犧牲,這又算得了什麼呢?在他的堅持之下,亞瑟王同
意了女巫的條件,宣布了婚期,女巫也守信的回答了這個謎題:

「女人真正想要的是能夠主宰自己的一生。」

亞瑟王帶著這個答案回到了鄰國,國王很高興的赦免了亞瑟王的死,還給他自由
之身,並且稱讚他是個言而有信的人。

亞瑟王回到了自己的城中,婚禮如期的舉行,亞瑟王一想到好友為自己所作的犧
牲,就覺得難過。婚禮上,加文爵士一如往常般的維持自己騎士的良好風度與儀
態,但是這名女巫則完全讓人作嘔,使每名賓客都皺起了眉頭。

新婚當夜,加文送完所有人之後終於回到了新房,令他驚訝的是,女巫已經變成
了一位最美麗最溫柔的少女!

少女表示,因為加文在她以女巫的醜陋外貌出現時還是一直對她很好很親切,
「為了報答你的善良與騎士風度,我願意在今晚以我原本的樣貌見你。但是我只
能有半天是我本來的面貌,另外半天我還是會變成猙獰的女巫。」
「你必須選擇我白天和夜晚各以什麼面貌出現。」

這是一個世界上最難的選擇,加文心中也陷入了兩難,他到底希望自己晚上看到
的是什麼樣的愛人,又希望其他人是如何看自己的愛人呢?

加文該如何選擇呢?

仿如一世紀之久的思考之後,加文終於對少女說:「只有妳自己有自由替自己決
定這件事,我將尊重妳所有的決定。」

少女聽到了之後,燦爛的面容照亮了整個房間,她對著加文說:

「我將永遠回復我原來的樣貌愛你,因為你尊重我,讓我能夠自由主宰自己的一
生,成為自己的主人。」

from http://www.homeoffice.idv.tw/archives/cat_humanity.html

–我是分隔線結尾也來隔一下故事很可愛廢話很多佔版面很嚴重不知在HIGH什麼分隔線–

[ 我想要的不是男朋友,而是能夠守護我的騎士 ]

男朋友和騎士,到底差在哪裡?
什麼叫做守護?怎麼樣的守護?

單純的守護,是多麼困難的事情。


我還是一直在思考著,女人要的到底是什麼?
太多的佔有和霸道,不好。「女人真正想要的是能夠主宰自己的一生。」
然而太過於自由,也不好。

不想了,文章待續…

妒忌是腐蝕人心的毒藥..







Responses

  1. 看了上面加文的故事,拼榖想到Carl Rogers,一個心理學家.他提出
    一種概念叫做unconditional positive regard,中文大概翻成無條件
    的正向關懷吧.意思是,我們對於我們所關心的人的作為與想法,即
    使有不同的看法,對於他們最後的決定,我們絕對給予完全的尊重與
    支持.

    拼榖個人認為,當我們從當前主流文化角色扮演裏釋放出來,男朋友
    和騎士的問題,也許至少可以解決掉一大半.

  2. (對不起,再囉唆兩句…)

    我們目前的主流文化,給女人一堆限制,也許因為拼榖小時候沒有
    妹妹,也許因為愚夫婦一心想要生個女兒,所以雖然自己是男性,
    但是一直希望我們將來的世界能夠在性別角色上更平等,更自由.

    與其等待騎士,不如作彼此的騎士.騎士的精神,沒有理由是男人的
    專利.

  3. 龍騎士…..(逃)

  4. 我也好想主宰自己ㄉ一生ㄚ
    但是
    很困難ㄟ

  5. 一句話:簡單最好 …..
    這是我常看到滴

    簡單又不複雜囉嗦^^

  6. 妒忌是腐蝕人心的毒藥..
    這句話真的是一針見血

    但是阿…人與人之間的平衡也是要靠雙方去維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